人间中毒

郭嘉沉迷,本质苏粉。
送赞童子,推荐狂魔。
雷点较多,不回fo。

火凤奉孝外传里的贾诩郭嘉(下)

很多跟漫画差不多,但看文字还是有些微妙的地方很戳,省略了一些。


“第四章”

郭嘉抛下这句莫名其妙的话,就扶着墙壁,关上房门休息了。

贾诩牵起嘴角,迈起脚步,潇洒离去。

“哈哈……”贾诩终于止不住笑意。他没有忘记,只有他俩才懂得的黑暗兵法,第四章的题旨,就是《先合后分》四字。

先合后分的两人,再反过来……不就是先分后合吗?

山中群鸦怒啼,远处烽烟四起。贾诩回头朝山上水镜府轻轻咳了一声。

“老弟,咱们……山下见吧。”


贾诩并不知道朝廷接下来还会怎样,但他知道,他的好师弟知道。


“谁说咱们助纣为虐的贾诩杀人不眨眼?做事倒留有后路啊!”

长安城南一隐蔽城楼上,一把熟悉的声音,正跟藏匿的贾诩聚旧。

贾诩朝眼前故友暗笑。后路?我的后路,还不及你铺的路啊。

“对了,明明藏匿的是我,怎么蒙面的反而是你了?”贾诩朝郭嘉道。


贾诩朝郭嘉伸出手掌。“老弟……”

郭嘉咳了一声,接过贾诩的大手,搀扶立正。

郭嘉顺水推舟接受了贾诩的“安排”,只因为……他布置在袁绍身边的细作,已经完成工作了。


马蹄哒哒,就在李傕下一支箭快要命中贾诩左肩的一刹,一匹快马从斜方杀至,策马者……是一个不可能骑马的人,同时……亦是贾诩一直久候的人。

看到那人头上的斗笠与竹面罩,贾诩笑了。

他笑,不是因为终于可以离开背叛他的这群人,另投明主;也不是因为终于有人出山,跟他双剑合璧,共图黑暗大业,而是……

“老弟!”贾诩执起郭嘉伸来的手掌,翻身上马,“……你复活了!”


“咱们走后,曹操就可重回正轨。”贾诩纵是懂得黑暗,看到尸骸伤的蛆虫,也忍不住皱眉。“老弟,你不愧为八奇中最强的人,居然可以如此轻描淡写改变主观自我的曹操。”

贾诩忽然想,轻描淡写四个字,就是老弟你为人行事的写照了吧。

“我的提案从来无人可拒。”郭嘉缓缓坐下。“只是,在刀锋上走路不易啊!”

“每天跟死亡搏斗的你也会说这种风凉话啊?”贾诩失笑。“老四……你看来精神不错。”

看来……华佗的新药方真的有用。

尽管这偏方的副作用会让你……

“独力难支,我不知道自己可有体力支撑下去……”郭嘉抬头,淡然一笑。

“我还有事要做,暂时不可以跟你联手……”贾诩暗忖,既然你决定接手,我也想看看你的能耐,你的……极限。


“那么……”贾诩吁了口气,双手负后,准备离去。“……祝你天时、地利、人和。”

郭嘉朝贾诩绽出童稚笑容,仿佛恶作剧终于有同道中人看出。“你看出了?”

“甘拜下风。”贾诩翩然离去。

贾诩没有说出口的是,这个好师弟,身体状况越是可怕,他的决策铺排,就越是可怕。


当贾诩前来探望郭嘉的时候,郭嘉刚好在伏案书写。

“又在写信?”贾诩道。“老弟你又在写信给谁?我认识的,还是……”

“哈哈。”郭嘉挂起毛笔,折起信纸,站起相迎。“什么风把师哥吹来了?”

“腥风……血雨。”贾诩笑道。


“就跟你一样,当作修养身息好了。”

“哈哈。”郭嘉笑道,“师哥你该知道我其实一直没有修养过。”

“也对。”贾诩点头道,“所以……”

“所以,师哥想回来,跟我一起……”郭嘉道,“……在曹操麾下一同合作?”

“曹操前阵子替曹操治头痛时顺道给你把脉,说你的身体状况自徐州一役又变糟了,这里你真心信赖的人又有谁?有人来替你分担一下也好。”贾诩轻咳一声。


“也许我短命一点,也会再聪明一点。”贾诩双手负后,转身离去。

“师哥,你这是答应了?”郭嘉回头道。

“甘拜下风。”贾诩头也不回。“我已经预计到,你死了之后,我会如何想念你了。”

“哈。”


老弟,你要我潜伏在张绣身边的任务,我已经完成了。

你的部署一个紧接一个,连执行的也觉得累,你怎么一直都不觉得累啊?

……咱们师兄弟俩共谋天下那一天,也快来到了吧?


“还有,告诉我的好师弟,天气不稳,好好保重身体。”

我可不想我刚来了,你便要走了。

曹操,与天赌命,是你赢了。所以,我依约回来了。

老弟,与天赌命,你……又能不能赢?


“八个,剩下七个了……”

军营内,曹操以一把火烧掉了一场危机,三奇也以一把火泯灭多年恩仇。

“那又如何?咱们早知道是这种结局,只是……”贾诩执起火把,睨向郭嘉。“……下一个会是谁?”

“咳。”郭嘉避开贾诩的视线,低下头来。

别说贾诩,就连郭嘉,也以为当日倒在地上之后,就不可能过再醒过来了。


就在郭嘉受不了呛人浓烟,转身离开的时候,贾诩已经站到他身后。

“老弟,回来至今,还没正式恭喜你一句。”贾诩道,“我还以为赶不及见你最后一面……”

“一切皆是上天安排。”郭嘉朝天努了努嘴。

“对,咱们计殚力竭,精心铺排,最终还是敌不过老天爷的安排。”贾诩抬头望向被浓烟遮蔽的天空,“我想……老头应该很为你骄傲吧。”


“对了……”贾诩忽然叫住郭嘉,“一场师兄弟,你……有没有什么需要事先交托?”

郭嘉沉吟半晌,最终,还是一贯豁达潇洒。贾诩只见郭嘉在黑暗中但笑不语,不置可否,便隐身于浓烟之中。

未几,一声奇怪的声响从浓烟中传来。

走不了多少步的郭嘉乏力跪倒,掩住嘴巴,只因不想让贾诩担忧。

他就连死亡,都不想打扰任何人,不想任何人为他停步怀念。

“接下来……”郭嘉抱腹跪地,吐出一口有虫尸的黑血。“……是除虫的时候了,咳……”



评论(2)

热度(52)

  1. 楼徙人间中毒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脑洞拾遗
  2. 三四-饥饿中人间中毒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