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中毒

郭嘉沉迷。本质苏粉。
送赞童子。推荐狂魔。
雷点较多,不回fo。

喜迎不差钱更新,给曹郭圈的旁友们拜个晚年!

今日感想:希望大噶在网路上都真诚起来,想翻白眼,就翻白眼。🙄️

鲍勃·迪伦都拿诺贝尔文学奖了,你们相声界还是要加油。@伍迪·艾伦

啊啊搞对象严重耽误搞CP!!又tm一个月了!

不过依然想念遥远的遥远的遥远的你。😢

九月了,又可以去催不差钱了。

依然想念遥远的遥远的遥远的你。

写手问卷

啊啊被 @傻洋姜 和 @猫不许 太太圈了我好方,到现在没正经写过一篇文,不太好意思自称写手,但还是感谢艾特,随便答一发🙏


1.你的笔名是?说说笔名的来源吧!

人间中毒,来源是一部电影(虽然我没看过……)


2.当写手多久了?

4……4个月,那时候一直等不到东风太太更不差钱,就想自己写点什么吧。


3.目前大概写了多少字?

没统计过,三四万?


4.一开始出于什么心态成为一个写手?现在呢?

跟猫一样,就是想为喜欢的cp做点什么,想跟同好交流,现在觉得更多的还是为了满足自己。


5.第一次尝试创作是在什么时候?

刚上高中的时候试过写耽美,写了个开头,大概五十个字……然后就放弃了。


6.当时的作品现在读来什么感受?

还能记得一点当初的设想,发现我的萌点一直没怎么变。


7.现在主要写同人/原创?

同人。


8.喜欢写什么类型的cp?

没有特定喜欢的类型,人物的话喜欢我嘉那样的(呸)。


9.最爱的是哪一对cp/人,有为他们/他写过什么吗?

曹郭。写的基本都是曹郭。

我爱曹郭!


10.感觉自己的文风是怎样的?

嗯……情景喜剧 ?


11.最喜欢的作者是?

名家就不说了,三国圈看的文也不多,主要还是郭嘉相关,非常喜欢东风射马耳、慢半拍的铃铛和嫂子槐,还有写策瑜《自古名将如美人》的陈老九。


12.平常会不会花很多时间看别人的作品 ?

不会看很多,喜欢的会反复看。


13.尝试过模仿别人的文风吗?

有啊,王小波,应该很明显吧23333


14.感觉自己码字的效率怎样?更新频率如何?

效率不定,频率随机。有时候写起来飞快,当然更多的时候磨磨唧唧。


15.创作的时候有没有什么特别的癖好?

躺在床上,翘着腿,摆一个舒服的姿势。

最近发现走路的时候很容易产生灵感。


16.灵感枯竭的时候会怎么办?

看书,做点别的……然后就会忘了还要写文这件事。


17.更喜欢创作什么样的题材?

喜欢有趣的,荒诞的,悲剧,但我觉得有趣不等于卖萌和抖机灵,虽然我现在就处于抖机灵还抖得不咋地的阶段。

以及不喜欢一切纯粹谈恋爱的故事,不喜欢把爷们写得跟姑娘似的故事。


18.当写手最开心是什么时候?

被评论吧,就算被评论哈哈哈哈也是挺开心的。

如果有人来找我聊聊曹郭之类的就更开心了。


19.感觉自己作品最大的问题在哪?

不会写长文(长文:谁叫我?),就是不知道怎么写一个完整的故事,不知道怎么塑造人物,不知道该让他们做些什么,所以写的都是零零碎碎的短篇。


20.贴出目前为止自己最满意的一段。

想了想挺喜欢这段的节奏哈哈哈哈。


申时刚过,太史慈发现了一个重要问题。

孙策不见了。

他左手提鸡右手提鱼茫然四顾,想了片刻,还是决定先煮上再说。


21.写过h吗?

写过,跟朋友探讨之后发现我这个单身狗对这类事情有很大误会,然后就删了。看耽美的时候遇到h也会跳过,因为好像所有文里的h都是大同小异。


22.坑品怎样?

都是短文系列嘛,随时可以完。


23.有没有遇到过瓶颈,想过放弃吗?是什么支持你继续创作的?

哈哈才写了这么点好像没什么可瓶颈的,没想过放弃,除非出坑了,目前看来还很远。


24.觉得写作最重要的是什么?

灵感,积累,多看书。


25.创作这么久感觉自己有什么变化吗?

好像还没有,明年这个时候估计会有点变化。

不过lofter涨粉了,感谢大家2333


26.写完之后有没有检查的习惯,会完结后大修吗?

会检查错别字,不会大修。


27.创作时最反感的是什么?

也不算反感,就是比较苦恼的一个事,写三国同人时常会担心脑洞开太大了有黑人物的嫌疑,目前只有写我嘉的时候比较放纵,写其他人都小心翼翼(戏志才:exo me?你把我写得还不够惨?我:粉少的先委屈一下……哎呀别哭别哭,我让你弹个脑嘣还不行吗?)。

幸好现在还没有人来喷我,感恩比心。


28.对未来的创作有什么计划吗?

继续写曹郭,试着写一篇比较长的文。其实我还想写贾诩和诸葛亮相关,但还是上面说的那个问题,黑我嘉没事,我怕不小心黑了三哥和亮亮然后被打。


29.最后给自己写一段话吧。

不想写给我,想写给我嘉,每月都要说一次的。

希望遥远的遥远的遥远的你一切都好。


30.艾特几位好友继续吧。

反正我基本上也是伐要面孔了,理不理我我都要圈。

 @Ayabrea 

 @嫂子槐  (太太我真的很想知道您爱华郭这么多年的心路历程!)

东风太太因为名字复杂居然圈不上…… 算了其实并不敢圈。太太您啥时候回来更文啊,小的快饿死的坑底了😭


昨天在海底捞排队的时候发现可以免费印手机里的照片,于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印了这个😌

#惯例八月第一条

依然想念遥远的遥远的遥远的你。

人间日常 03

前篇:  01   02  依然扯淡,跟历史无关。本章丕司马,但这系列主线是曹郭所以还是打了tag。


朋克青年郭嘉浪荡在中原大地上的时候,司马懿正在河内温县的家里研究费马最后定理。我们知道郭嘉之所以投了曹操,是因为钱花光了,而司马懿显然不存在这个问题。


那年头人要想有点出息,就得想办法进体制内,当然现在也差不离。只不过那时候还没有国家公务员考试,全凭各地自己考察。

孝敬里居委会的大妈说,司马懿这个小伙子,聪明过人,博学多才,今年本社区公务员的指标就定他了。

司马懿听了这个消息很不开心,但又不敢拒绝,只好等社区领导来考察的时候,躺在床上装瘫。大抵类似于今天的大学毕业生被家人押着上了考场,面无表情地坐了两个小时,最后在卷子上画了个鹌鹑。

领导走后,司马懿继续在家里研究费马定理。别人问,这么好的机会你咋不珍惜呢?司马懿说,这届领导班子不行,这届人民也不行。


可装病到底不是常事,没过几年,上面领导下了硬指标,于是新一茬的居委会大妈又来了,见司马懿还不愿意去,就整了个大喇叭搁门口,一到傍晚便放大风歌跳广场舞。这谁受得了?于是只好收拾行囊去见曹操。

那会儿郭嘉新逝不到一年,曹操心情不太好,倒是一旁的曹丕两眼放光,热情非常:欢迎欢迎,有什么需求尽管提,就跟在自己家一样。

司马懿说:需求没有,但我有个问题。

曹丕说:说呀,别客气。

司马懿说:如何证明平面中的任意一条简单封闭曲线上,总能找到四个点组成一个正方形?

曹丕愣了五秒,然后从心底产生一股敬意:太他妈性感了!不愧是我爹非要弄来的人,跟那些只会做行测写申论的庸脂俗粉好不一样!

那年司马懿三十岁,离权力的中心还很远,什么皇位啦,改朝换代啦之类的事情,更是没想过。

曹操说自己年轻的时候只是想做一个征西将军,意思是有的时候就是形势推着人往前走,司马懿同志也差不离。那时的他觉得没有比证出费马定理更重要的事情,硬要说的话,跟曹丕谈恋爱勉强算是一件。


文青头子莎士比亚说,爱情不过是一种疯,其实早在一千三百多年前,曹子桓就领悟到了这一点。

那时他是个浪荡公子,策我良马,被我轻裘,跟一帮知识分子谈笑风生。但很快他就发现了自己的不正常,准确来说,只在司马懿面前不正常。具体表现为一见了他,就不由自主地说些莫名其妙的话。什么“你是我的南北,我的西东。是我作息的意义,是我的日夜,欢唱谈话的内容”什么“总得在阴凉的园子里给你放上一把躺椅,在你的手够得着的地方放上十串葡萄”之类,谁也听不懂。

当然司马懿同志也好不到哪去,平日里挺聪明机智的一个人,不知道为什么见了曹丕就开始1010101010地二进制输出。

反正爱情这事总是莫名其妙,两人就这么谈着一场连自己都搞不懂的恋爱,除了有时话长了得找张纸来翻译二进制以外,倒也没什么不便。


如果要说一段时间内安稳无事,我们喜欢说“多年以后”。

多年以后,曹丕病笃之时,握着司马懿的手说,“仲达啊,我死了你怎么办?”

司马懿说,“我就凑合凑合过吧。”

后来我们知道了,司马懿这人谦虚,说是凑合凑合,其实比谁都过得跌宕起伏。

曹丕去世的时候没满四十岁,连中年危机都没来得及体验。而又一个“多年以后”之后,司马懿已经七十多岁了。

二十五年说长也长,说短也短,长到费马定理都被证了出来,短到从前说话时的温热气息还犹在耳畔。这时他站在一生权力的巅峰往回望,不出所料地看见一张温柔的笑脸,跟从前一样说着什么“见到你就像见到春天的熊”之类难懂的话。

司马懿心里暗道,你以为我还是从前那个我?呵呵,naive。

他冷笑着开口,想嘲讽两句。然而猝不及防地,一段101010101010就冒了出来。


地府日常 07(曹郭/策瑜)

前篇:04   05  06  日扯一淡,就是想让他们互相捅刀子玩,没有黑谁的意思。


三国这一伙人,不管生前是敌是友,来了地府大体上过得还算和平。为什么说大体上呢,因为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点小毛病,时间久了总是免不了产生一些摩擦。


曹操的毛病就是听不得“火烧”二字。

比如到了饭点,曹操问,咱们今儿吃什么啊?

郭嘉就只能说,Donkey HamBurger。

其实就是驴肉火烧——源自河北保定的一种传统小吃。

我们知道古代有个规矩叫做避讳,为尊者讳,为亲者讳,为贤者讳,在地府里,魏国和蜀国的避讳就是说不得火烧。


然而江对面的吴国却有一群火烧爱好者,一到饭点就去各家门口转悠,要是看到曹操和刘备在的话,就扯着嗓子大声聊天。比如:

孙策问,咱们中午吃什么啊?

周瑜说,卤煮火烧!

孙策又问,咱们下午吃什么啊?

周瑜说,簸箕火烧!

孙策还问,咱们明天吃什么啊?

周瑜说,椒盐火烧!

妈的欺人太甚!郭嘉凭借多年给曹操盖被子练出来的飞饼功夫,把手里的铁筷子飞了出去,堪堪擦过孙策脑门。


长此以往,曹操觉得非常憋屈。

一千七百年后的二十世纪,有个美国记者和法国记者共同写了一本书叫《巴黎烧了吗?》,曹操说,我要写本书,叫《赤壁烧了吗?》。

刘备说,我来写下部,叫《夷陵烧了吗?》。

袁绍说,我来写前传,叫《乌巢烧了吗?》。

三个人抱头痛哭,到底还是刘备想得开,说都别哭了,谁一辈子还没打过几次败仗啊。

曹操说:不好意思不想跟你比。

孙策说:不好意思真没打过败仗。

曹操一拍桌子,欺人太甚!奉孝你上!

郭嘉说:可是你打到过江北吗?你知道北方的天空长啥样吗?你见过凌晨四点的许都吗?你吃过不放糖的豆腐脑吗?诶对了听说你弟弟喜欢去合肥旅游,可是每次跟他去的人都没多少回来的,这是咋回事呢?

孙策一拍桌子,欺人太甚!公瑾你上!

周瑜使出一招杀人无形的七弦无形剑,拨动琴弦,如泣如诉。郭嘉抄起一根笔扬手飞了过去,擦着周瑜的头发钉在了后面的墙上。孙策和曹操在场边加油鼓劲,好不热闹。


袁绍拉了拉刘备的袖子:你不是和平大使吗,不想说点啥?

刘备一拍桌子:曹阿瞒你为啥不想跟我比?

袁绍说,你这反射弧也太长了……

刘备一脸不可思议:天哪我居然被袁本初说反应慢……这是我被黑得最惨的一次!

袁绍怒了:刘大耳来战!

刘备拔剑:战就战!


此时的房间角落里,戏志才抱着把吉他扯着嗓子唱:如果有一天~我悄然死去~请把我埋在~在这春天里~

郭嘉忙里偷闲地感叹了一秒,得,大夫疯了。

——————————

袁绍反应慢的梗来自易聚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