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中毒

郭嘉沉迷,本质苏粉。
送赞童子,推荐狂魔。
雷点较多,不回fo。

【曹郭】飞光(楔子)

之前发过的一个设定,讣闻记者嘉,这章以第三人的视角来写。


把生命的突泉捧在我手里, 

我只觉得它来得新鲜, 

是浓烈的酒,清新的泡沫, 

注入我的奔波、劳作、冒险。 

——《冥想》 穆旦 


我认识郭嘉是在一次工作中,那时我刚从突发线转到商业线,接的第一个活就是人物专访,对象是本市近日吸引了诸多关注的商业新秀曹操。

第一次做专访,说不紧张是假的。进会客室的时候,里面已经坐了一个人,低头玩着手机,似乎没有理我的意思,我也没有和他打招呼,自己在他旁边找了个位置坐下,开始看采访提纲。

不一会儿,隐隐觉得旁边有目光投来,转过头,刚好撞上对方探究的眼神。

“你很紧张吗?”

我一瞬间有被看穿的尴尬,老实承认,“我以前跑突发线,采访商界人士还是第一次。”

他点头,“我也是”,随即凑到我面前压低了声音道,“这是我第一次写活人的稿子。”

似乎早预料到我会被吓了一跳,他说完这句话就自顾自地笑起来。莫名被这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人捉弄,我心里有点恼火。

后来才知道,原来他就是晚报讣闻版的专职记者郭嘉,本市知名人士的讣闻专稿,大半都是出自他笔下,我看过他不少文章,只是没想到本人这么年轻。

再后来,我们就成了朋友——至少我这么认为。

郭嘉给我的第一印象并不好:自负、轻佻、不按常理出牌,并不像一个惯常书写生死的人。他的文字深重而悲悯,他的人却锐利而淡漠,文如其人这个词,可能并不适用于他。

事实上,很多常用的判断准则都不适用于他。哪怕后来我和他成了朋友,也依然觉得他像是一阵风,不知道从哪儿来,也不知道要到哪儿去,捉摸不透。

我原本以为他会永远这么孤独自在下去,直到有天不小心撞见他和曹操在夜色下拥吻,温柔缱绻,和平时判若两人。

出于一个记者的八卦天性,我问他,“你什么时候和曹操在一起的?”

他愣了几秒,然后笑着说,“你根据什么判断我和他在一起了?”

我说,“真可惜,我不是娱乐记者,没有随手拍照的习惯。”

他没有说话,头懒懒地向后一仰,舒展着修长的脖颈。

这样的情景我早已经习惯,也不再问,拿出笔记本开始码稿。

良久,听见他叹息般地自言自语了一句,“在一起?”

其实我很难想象,他这样的人谈起恋爱来是什么样子,可他似乎适应良好。

他是个擅于隐藏的人,如果你能从他脸上看出什么东西,那就说明——他不想藏。

有一天他打来电话问我,为什么他炖的排骨总是有股糊味,我说,“我从来不做饭,怎么会知道这些。”

他说,“饮食男女,人之大欲,你真不懂生活。”

真有意思,他竟然和我谈起了生活。

我说,“这可不像你。”

他说,“人生苦短,总得找个有趣的人作陪。”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