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中毒

郭嘉沉迷,本质苏粉。
送赞童子,推荐狂魔。
雷点较多,不回fo。

【曹郭】同眠

#老流氓遇上小流氓,都是套路。


曹操第一次见到郭嘉的时候,心想,嗯,明眸皓齿,细皮嫩肉,就是瘦了点,不知道摸起来手感怎么样。

郭嘉第一次见到曹操的时候,心想,哎哟,这人怎么长这样。

好在郭嘉也是个见多识广的,知道这长得好看也不一定中用的道理(本初:谁叫我?),根据原命题和逆否命题为等价命题的原则,曹操很可能是个靠谱的人。

一番交谈下来,郭嘉验证了自己的猜测:曹操是个干大事的人。

而曹操还没来得及验证自己的猜测,于是趁着总结陈辞的时候,眼明手快地捉住了郭嘉的手,一边摇晃一边用手指轻轻摩挲,“使孤成大业者,必此人也”。

郭嘉眯着眼说,“曹公,手上茧子不少啊,该好好保养一下了。”


当天晚上郭嘉没有回去,而是留宿在了司空府,当然是在曹操的极力挽留下。

曹操做了背景调查,郭嘉爱酒,于是搬了五坛珍藏陈酿,一副不把郭嘉灌醉不罢休的架势。

有免费的美酒喝,郭嘉自然从善如流,不等曹操招呼就开始往杯里倒。

酒过三巡,曹操骨子里的浪漫细胞又开始蠢蠢欲动,他站起身仰头看着夜空,“奉孝,你看这月明星稀,乌鹊南飞,你我二人一见如故,对酒当歌,真是人生一大幸事。”

许是酒喝得有点多了,郭嘉口齿不清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曹公啊——”

静夜如水,这低沉绵长的一声仿佛一只小爪子轻轻挠在了曹操心上,曹操情上眼角,保持着望月的姿态等郭嘉说下去。

半晌,没有一点声音,曹操转过头,却见郭嘉已经趴在了石凳上。

曹操本以为郭嘉有几分酒量,做好了舍命陪酒鬼的准备,没想到这人这么容易醉。曹操摇了摇头,弯腰把郭嘉捞起来扛在肩上,径直走向了卧房。


把醉鬼安顿好,曹操心情复杂地仰面躺在床上。一旁郭嘉清浅的呼吸声让他有点心猿意马,但趁人之危并不是曹某人的风格。

然而坐怀不乱更不是曹某人的风格。

曹操一把掀开被子,手停留在郭嘉衣领上方,却难以再移动分毫。思量再三,曹操还是决定当一回君子,毕竟来日方长,再说这人看起来脾气也不好,万一惹急了鸡飞蛋打岂不是太不划算?

曹操叹了口气,把郭嘉搭在床沿上的手轻轻放回被子里,又替他掖了掖被角,这才数着绵羊强迫自己进入梦乡。

身边传来均匀的呼吸声,郭嘉翻了个身,在黑暗里撇了撇嘴,心想,哼,还以为你是个干大事的人,看来是我看错了。



评论(12)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