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中毒

郭嘉沉迷,本质苏粉。
送赞童子,推荐狂魔。
雷点较多,不回fo。

人间日常 01(曹郭/策瑜)

跟 地府日常 对应,也是扯淡向。


有人说爱情这东西,是软肋,也是盔甲,这一点郭嘉深有体会。

二十岁的时候,他是个爱谁谁的朋克青年。荣华富贵,不要不要,功名利禄,拿走拿走。什么霸道军阀袁公路,什么四世三公袁本初,通通视如草芥,毫不care。

那时的青年郭嘉自由自在地浪荡在中原大地上,觉得自己会永远生猛下去。

直到他遇见了曹操。


那是一个杂花生树,草长莺飞的春天,郭嘉去见曹操之前,准备了1.5个G的装逼语录,从“我是太阳”到“万物一府,死生同状”,从“白昼的光,如何了解夜晚黑暗的深度”到“在黑洞内部,光锥是永远向内的”。

然而当曹操在落英缤纷里微微一笑,郭嘉就仿佛被清了内存一般,瞬间大脑一片空白。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已经脱口而出“真吾主也”,言下之意是人家以后就是你的人了。


这一切发生得热烈又突然,并且后劲很大,以至于多年之后郭嘉才回过神来。

那时他躺在病榻上,回想自己的前二十年人生,何等潇洒,何等恣意,走在路上都能唱起歌来,“吹啊~吹啊~我的骄傲放纵”。

再想想这十年自己过的是什么日子,风餐露宿、枕戈待旦,吃了上顿没下顿,过了今天没明天,昔日如风的少年活生生变成了一根面目清苦的瘦苦瓜。

图什么呢?


后来在从柳城回军的路上,曹操也问过他,你图什么呢?

郭嘉已经说不出话来,心想妈的还不是图你。

曹操握住他的手,说奉孝啊,天下人相知者少。郭嘉又觉得这一生也算没白活。


俗话说一样米养百样人,百样人谈二百样恋爱。同样是革命时期的爱情,有人苦哈哈地走了两万五千里长征,也有人在上海滩风花雪月。


周瑜和孙策相识也是在一个春天,那时候他们还小,十五六岁的蓬勃少年。舒城的桃花开得烂漫,可能是百十年来开得最烂漫的一次。孙策觉得特别开心,可能是十几年来最开心的一天。

孙策说,“以后你就跟着哥哥我混,有我的就有你的。”

周瑜腹诽,“住了我的房还想要我的人,想得真美。”


当然后来周瑜还是跟着孙策了,原因就是放眼江东,怎么也找不出一个比我义兄更靠谱的人,哎呀,真是太遗憾了。

什么?滤镜?听不懂听不懂。

不过世间事总是没有完美的,就在两人升职加薪当上大将军出任中护军迎娶白富美走向人生巅峰的时候,孙策中了一支受邪恶力量驱使的箭,一命呜呼,享年二十六岁。


周瑜很长一段时间都想不明白人生怎能如此,好好一条平坦大道走着,突然就裂开了一道万丈悬崖。他站在崖边看啊看啊,风声凛凛,旌旗猎猎,崖壁上有桃花开着,一如数年前的舒城。


站立良久,周瑜忽然扬起手臂,狠狠挥鞭打马。马儿一跃而起,落至对岸,义无反顾地向前奔去。

周瑜想,义兄,接下来的路,我替你走。


评论(20)

热度(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