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中毒

郭嘉沉迷,本质苏粉。
送赞童子,推荐狂魔。
雷点较多,不回fo。

地府日常 04(曹郭/策瑜)

前篇: 01    02    03  被小明催了于是来更一发,越写越扯了(。


郭嘉三十八岁那年来到了地府,壮志未酬,孤身一人。生前他是个爱操心的人,文学青年曹子桓说,人嘛,劳则早毙,逸则晚死,所以郭奉孝大抵可以说是过劳死。

来到地府之后,郭嘉满腔的愤懑无处发泄,于是放飞自我,嗑起了药。活着的时候他也嗑药,不过嗑的是中药,但现在不同,他嗑起了戏志才特制的柠檬茶,日嗑一壶,节假日无休。

嗑完药的小郭同学整夜睡不着觉,顶着俩巨大的黑眼圈在地府里晃荡,逮谁跟谁打架,逮不着人就嚎两嗓子《齐物论》,自称朋克。

张绣说,“你不剃头,不是朋克。”

郭嘉微微一笑,“真朋克从来不剃头。”


孙策是另一种音乐派别,出场自带伴唱,前奏刚起,后方便冒出数百人大呼“孙郎竟云何!”,吓退敌军三十里,所以孙小霸王从未在battle中败过阵。

于是朋克青年郭嘉就不服了,嗑完一壶柠檬茶来到孙策家门口大喊,“有种来solo!”

孙策说,“我为什么要跟你这个伪朋克solo?”

郭嘉摔了壶,“你凭什么说我是伪朋克!”

孙策微微一笑,“真朋克都活不过三十岁。”


这事发生在建安十二年,史称地府关于朋克标准问题的第一次大讨论。


建安十五年,周瑜来了,带来了一股清流。终于盼来了灵魂键盘手,不,灵魂搭档,于是孙策也不再到处跟人battle,转型成了一名流行歌手。

孙策喜欢写情歌,《等你》、《十年》、《南方汉子》、《思念是一种病》、《我的义弟不可能这么可爱》等等都是在地府广为传唱的流行金曲。

这两人向来高调,跟阎王申请开小型演唱会因为费电被拒,干脆整了个大喇叭,定时播放新单曲。

星期一是“你形容我是这个世界上/无与伦比的美丽,hey ya~我知道你才是这世界上/无与伦比的美丽。”

星期二是“是不是爱你就会变成你,oh~爱你就等于爱自己。”

星期三是“我想就这样牵着你的手不放开,爱可不可以简简单单没有伤害。”

于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一众单身狗合起伙来把喇叭砸了。


建安二十五年,曹操也来了,郭嘉终于盼来了他的灵魂词作。

曹操年轻时也是朋克青年一枚,老了却开始寻求养生之道,郭嘉鄙夷地说,这很不朋克。曹操淡然一笑,不朋克便不可朋克,我现在向往的是爱与和平。

于是朋克青年郭嘉也被迫转型,成了一名民谣歌手。

曹操写给郭嘉的第一首歌叫《南山南》,刚唱完第一句——“你在地府的寒夜里/大雪纷飞,我在人间的艳阳里/四季如春”,就被郭嘉打了。

秉持着越挫越勇的精神,曹小孟德又写了一首《郭先生》。

“郭先生/你从没忘记你的微笑,就算你和我一样/渴望着衰老。”

又一次被打了。

————————

评论(27)

热度(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