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中毒

郭嘉沉迷,本质苏粉。
送赞童子,推荐狂魔。
雷点较多,不回fo。

地府日常 03(曹郭/策瑜)

前篇: 01   02  日扯一淡。


与戏志才这个温和和平主义者不同,刘备是个激进和平主义者,最大的爱好就是维持地府秩序,他有一句著名的口头禅——打个锤子架哦,不如来跳坝坝儿舞。


策瑜曹郭四个人打做一团的时候,刘备拿着布兜子来了。

“老戏,借两个辣椒。”

戏志才如同见了救星一般,扑上去抱住刘备的腿。

“备啊,你可算来了,再打下去我菜园子就完啦……”

刘备看着眼前的乌烟瘴气,怒吼一声。

“都给老子停哈!”

没反应。

“方脑壳一个个的,打锤子哦!”

依然没反应。

“我就不信了嘿!”刘备抄起大喇叭。

“有没有人到我那去切火锅?”

四个人不约而同地停下了。


打了半天架,四人早就饿得饥肠辘辘,但碍于面子谁也不好意思先住手,幸好刘备递过来这么大一台阶,民以食为天嘛,就算到了地府也一样。有句话怎么说来着——阎王保佑吃饱了的鬼魂。

一向秉持着再苦不能苦孩子,再穷不能饿肚子原则的郭嘉率先开了口:

“公瑾啊,刚刚发生什么事了?”

周瑜摇头,“我不知道。”

郭嘉伸手搂住周瑜肩膀,“诶你们南方人是不是不太能吃辣?我跟你讲火锅还是要吃辣的,否则跟白水菜有什么区别,我最喜欢吃那个……”

两人说着走远了,留下曹操和孙策一脸呆滞地站在漫天尘土中。

良久,孙策开口道:“这俩人会不会太善变了?”

曹操:“会……”

孙策:“他俩吃火锅去了,我们去吗?”

曹操:“去……”


俗话说,火锅配酒,越吃越有,为了表示感谢,曹操特地提了一坛九酝春,而孙策带来了两只花雕鸡。

酒过三巡,鸡腿啃了两只,周瑜突然抬起头,眼睛亮晶晶地望着孙策,“义兄,我舞剑给你看。”

孙策疑惑,“为何?”

周瑜放下鸡腿,“那年蒋子翼来劝降,我设宴请江东英杰相聚。席间有人让我舞剑作歌,我便舞了。众人道,萨苏噶周郎,真真是风流意气,雄姿英发。”

孙策笑说,“真不害臊。”

“歌罢舞罢,眼前一片的欢声笑语,觥筹交错……”周瑜顿了顿又说,“我想,怎么偏偏就缺了你。”

孙策沉默几秒,伸手揉了揉周瑜的头发, “这次我在。”


周瑜“哗”地一声抽出了剑,倒把旁边的郭嘉吓了一跳,连忙挡在曹操身前问,“你要干嘛!”

周瑜不答,将剑往空中一抛,旋即接住,舞了起来。

“大丈夫处世兮,立功名,功名既立兮,王业成。王业成兮,四海清,四海清兮,天下太平。”


风姿翩翩,歌声昂扬,众人看得入迷,郭嘉往里坐了坐,悄悄跟曹操咬起了耳朵。

“孟德,你那年在长江边横槊赋诗的时候,有没有想到我?”

曹操摇头,“没有。”

“哼,口是心非。”

“不,真的没有。”

郭嘉急了,“那你那首青青子衿,悠悠我心是给谁写的?”

曹操说,“给天下人写的啊,我这么博爱一个人。”

郭嘉:“你!”

曹操:“我怎么啦?”

郭嘉:“你无情!”

曹操:“你无理取闹。”

眼见两人就要打起来,刘备依然视若无睹地涮着羊肉,戏志才拉了拉他的袖子,“都吵成这样了你怎么不劝?”

刘备说,“一看你就没处过对象,这不叫吵架,这叫调情。”


戏志才看了一会儿,果然两人不但没打起来,反倒抱在了一起,抱着抱着又亲在了一起。

戏志才流着泪想,MD谁能给老子介绍个对象啊!

——————————

用了演义梗,以及策瑜吃鸡腿来自老三国。



评论(27)

热度(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