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中毒

郭嘉沉迷,本质苏粉。
送赞童子,推荐狂魔。
雷点较多,不回fo。

【曹郭】 命犯桃花(续)

(上) (中) (下)

不知道为什么我又来写这篇了……


曹操那一吻下去,郭嘉满脑子只剩一个字——操。

他虽然对曹操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好感,但无论如何也没料到对方会这么直接。要知道小郭同志上一次跟人接吻还是在三年前,当然,对象是女的。从那次恋爱之后,尽管经常被表白,但郭嘉跟女性的关系都没发展到牵手以上。

然而惊慌只持续了一秒,郭嘉很快就体会到了愉悦和快感。曹老板纵横情场多年,自然不是那些未出校门的小丫头片子可以比的。温热的舌头探进来,又轻轻转了一圈的时候,郭嘉觉得自己像是陷入了无边无际的棉花里,一切都是柔软而飘忽的,透着丝丝的甜意。

他这几年清心寡欲,连片子都没怎么看过,此刻却被撩得浑身燥热,在被欲望淹没最后一丝理智之前,郭嘉推开了曹操。

似乎早料到会是这样,曹操深吸了口气,露出一个略显无奈的笑容,“你有答案了吗?”

郭嘉用手撑着额头,低声道,“你大爷的。”

曹操这下明显笑得愉悦起来,“别见外,以后就是咱大爷了。”

郭嘉也跟着笑,“曹老板,曹孟德同志,以后咱们能注意下场合吗?”说着用手指了指角落里的摄像头,“现场直播。”

曹操淡定依旧,“你不喜欢直播?那咱们下次就当众……”

“喂——”郭嘉迅速打断,“说真的,要被发现我这饭碗就丢了。”

“没事,丢了你就来我公司,我那儿正好缺一程序员。”

“您这意思是要包养在下?”

“求之不得。”

郭嘉扬眉,“所以你又是故意的?”

“这次真不是,只是……”曹操道,“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耳。”


郭嘉一打开办公室的门,便感觉有无数视线朝这里汇聚过来,如果目光能实体化的话,这俩人恐怕早已成了蜂窝状。郭嘉深感无奈,这一个个的怎么都这么八卦,不就是搞对象嘛,有什么好看的。

相比之下曹老板心态就好得多,笑得仿佛二月春风草长莺飞,随手替郭嘉理了头发,临了还在众人面前给了他一个拥抱。

送走了曹操,郭嘉强装着镇定往工位上走,贾诩早已按捺不住,一把把人拉过来,“瞧你这小脸红的,进行到哪一步了?”

郭嘉眼波流转,“贾文和,我印象里你不是这么八卦的人啊,你是不是对我……”

贾诩也一回生二回熟了,撇了撇嘴道,“少来,我可不跟你似的说弯就弯。”

“谁告诉你我弯了?”郭嘉摆弄着贾诩桌上的手办,“随便玩玩罢了,就跟你这些玩具一样。”

“别乱动,”贾诩拿笔在郭嘉手背上敲了一下,“郭奉孝,我发现你今天格外欠揍。”


其实郭嘉没有说谎,那个时候,他确实没有想过天长地久。


第一次冒出地久天长的念头是在他们在一起后的第一个春节。

那年郭嘉照例没有回家,反正回去也是空房子一座。除夕前一天,他去超市买了一大袋啤酒和速冻饺子,准备足不出户地过完这个假期。

表面上无所谓,其实说不寂寞是假的,再超凡脱俗的人内心都有对那点温暖的渴望,更何况郭嘉只是一介凡人。灯火初上万家团圆之时,却总有人要自己煮饭自己吃,世间寂寥莫过于此。

郭嘉刚烧上水,就听见了门铃响。他一开始以为听错了,怎么会有人大过年的来找自己,再三确认不是幻听之后,郭嘉走过去开了门。

曹操披着一身雪花站在门外。


这一瞬间的心情难以言喻,郭嘉甚至觉得自己快要没出息地哭出来了,他保持着开门的姿势,怔怔地问,“你怎么来了?”

曹操扬了扬手上的袋子,“怕你这流浪猫儿天寒地冻地没食吃,特地送温暖来了。”

郭嘉侧开身让人进来,“谁说我没食吃?我那薄皮大馅的饺子就等着下锅了。”

“又是速冻的吧?”

“有的吃就不错了,瞎讲究什么啊。”

“那可不行,过年要的就是这个仪式感,”曹操把袋子里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拿出来,“让你去我家你不去,咱们还得再包一次。”

郭嘉摇头,“还是算了吧,麻烦。”

“那我包,您老等着吃?”曹操笑得一脸温柔。

“好啊!”郭嘉毫不客气。

曹操转身把人按在墙壁上,“那吃完饺子,是不是该我吃了?”


最后还是曹操一个人包了饺子,倒不是郭嘉不想帮忙,而是他真的不会。曹操包饺子的时候,郭嘉就在一边看着,末了说了一句,“老曹,你这样子真像我爸。”

曹操没接话,心说你这大过年的给我发张爸爸卡,莫不是想要红包?

郭嘉接着说,“连亲人都有分离的一天,你说我们能在一起多久?”

曹操想了想,认真道,“比你希望的更久一些。”

操,不愧是情场老手,郭嘉想着,那就一辈子吧。


评论(6)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