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中毒

郭嘉沉迷,本质苏粉。
送赞童子,推荐狂魔。
雷点较多,不回fo。

【曹郭/微策瑜】别来无恙(续)

给被虐的小郭一点关爱,本篇主曹郭,上篇:【策瑜/曹郭】别来无恙

依然恶搞向,不要在意他们说着现代的语言。


这是郭嘉来地府的第十三个年头,日子如流水一般地过,除了无仗可打和不会变老以外,地下地上也没太大区别。

卯时刚过,郭嘉就听见戏志才养的鹩哥开始叫了,此起彼落,吵得人不得安生。

要说这位戏兄可是位奇人,郭嘉熟识的人里,就数他来得最早,原本还担心他一个人在下面孤单,来了才发现,人家过得那叫一个有声有色。

人跟人到底是不一样的,失眠了一整晚的郭嘉想。


戏志才来了这地府,便彻底抛却了生前事,整日里伺候他那些旁人叫不上名字的花鸟鱼虫。郭嘉做不到这么豁达,他虽走得了无遗憾,却终究还是有些放不下的人和事。

于是每当地府大批来了人,郭嘉就躲在一旁偷听他们说话的口音,他最不愿听到中原地区的,这些年里却也听着了好几回。

尤其建安十三年那一次,来的人一批接一批跟下饺子似的,一问才知道是曹操打了败仗,输得还挺惨。那晚郭嘉喝得酩酊大醉,踩了戏志才的菜园子,放了张绣的狐狸,连隔壁正愉快地吃着火锅唱着歌的孙策也不幸遭殃。

三个人商量着揍郭嘉一顿,拳头伸到了眼前,这人却状似癫狂地大笑了起来,笑着笑着又开始嚎啕大哭,哭得天地失色日月无光,哭得自己都站不住干脆坐到地上,端的是梨花带雨楚楚可怜。

孙策在一旁看笑话,“我竟不知郭祭酒是这么重感情的人。”

郭嘉口齿不清的声音从地上传来,“要是你家公瑾输了呢?”

孙策轻笑,“他不会输。”

“你……呜——”郭嘉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嚎哭。


赤壁之战两年后,周瑜也来了。

孙策说那句“别来无恙”的时候,郭嘉差点红了眼眶——他也有想要说这四个字的人,孙策等了十年,他等得比十年更长。还好现在有了无尽的时间可以等下去,他希望见面的那一天来得晚一些,越晚越好。

世间能有几个曹操,他应该有更多的时间,郭嘉想着。


可这一天到底还是来了,在郭嘉来到地府十三年后。

郭嘉失眠之时就有种说不清的预感,似乎今天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他心神不宁地帮戏志才浇着菜园子,就在一个转身的瞬间,他看见了曹操。

他变老了,头发松散花白,不复当年意气风发的模样,除了眉目间隐隐可见的霸气之外,与其他年过花甲的老人没什么分别。

一别经年,岁月如霜。

郭嘉觉得自己应该像孙策当年那样,温柔深情地走到对方面前说一句“别来无恙”,却无论如何都迈不开步子。

最后还是曹操走到了自己面前,郭嘉才如梦初醒。

“别来无恙。”曹操先开了口。

“你变老了……”郭嘉用力吸了吸鼻子。

曹操一笑,“那是自然,不过你一点也没变……”

“我想你。”郭嘉扑了上去。

曹操搂住他,“我也是。”


——————————

地府日常之吵架

自从曹操来了之后,郭嘉就像是变了一个人,准确地说,变了一个鬼,突然从萎靡不振的颓废青年变成了生气蓬勃的上进青年。几次找郭嘉凑牌局未遂的孙策不由感叹,爱情的力量真是伟大,郭嘉说,你又何尝不是。

不过孙策为何要找郭嘉不去找周瑜呢?原因只有一个,吵架了。跟人世间下雨天打孩子一样,地府里的人闲来无事干嘛?吵架呗。

吵了架问题也不大,在周瑜房门口摆张琴,选一首他喜欢的曲子故意弹错几个音,就能把人引出来,跟猫儿钓鱼似的,一钓一个准。以至于现在一听见奇怪的琴声,大家都知道这两人又吵架了。

与这种文艺范儿的闹别扭不同,曹郭二人就简单粗暴地多,往往是吵着吵着就打起来,打着打着……就干了起来。


——————————

曹操到地府不久,传来了曹丕称帝的消息,那天曹操问了郭嘉一个问题,和郭嘉第一次见到周瑜时问的一样。

他问,“我们做的这些事情,到底值得吗?”

郭嘉点头,“值得。”

“哪怕搭上性命也值得吗?”

“值得。”

同样的问题在咸熙二年晋武帝登基的时候,又被某个好事者问了一遍。这次问了很多人:

拼上性命却得到这样一个结局,你们觉得值得吗?

众人道,你这是什么狗屁问题,我们拼命的时候哪知道会是这么个结局。

好事者又问,如果早知结局如此,你们还会拼命吗?

众人道,会,会更拼命,才能改了这个结局。


问到曹操的时候,提问者多加了一个问题:

Mr.曹,生前事已了,你可在乎那身后名?

曹孟德说:

Just be yourself,后世美名也好骂名也罢,都不过是——

劫灰一过客,且作无稽谈。


评论(14)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