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中毒

郭嘉沉迷,本质苏粉。
送赞童子,推荐狂魔。
雷点较多,不回fo。

【策瑜/曹郭】别来无恙

 @靡雪 说的嘉瑜,其实是地府里策瑜欺负郭嘉这个单身汪的故事,恶搞向,所以不要在意他们说着现代的语言。


郭嘉这日早起,闲来无事在地府里游荡着,忽见前方过来一人,长身玉立,眉目疏朗。郭嘉心想,可算来了一个好看的,忙绕到那人跟前,抬手拦住,“兄台请留步。”

周瑜被眼前突然出现的人吓了一跳,“有事?”

郭嘉抖开扇子,笑意盈盈,“这位兄台有些面生,不知从何处来?”

见对方似乎并无恶意,周瑜辑了一礼,“在下江东周瑜。”

听到这个名字,郭嘉神色突变,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那个……我有点事先走了,回见。”

周瑜心中疑惑,以为是哪里冲撞了眼前的人,匆忙拉住他的衣袖解释道,“瑜初来乍到,不知此处规矩,望兄台莫怪。”

郭嘉感叹,真是冤家路窄,正寻思着该找个什么理由脱身,就见张绣提溜着一只狐狸悠悠地从眼前飘过,看见郭嘉打了声招呼,“奉孝你今天怎么起这么早?”

郭嘉心说不好,转身欲逃,一旁的周瑜松开了手,“哦?原来你就是郭奉孝?”

郭嘉蹭地往后跳开两步,“先说好,咱们君子动口不动手。”

周瑜皱眉,“我为何要跟你动手?”

“呃,你不怪我?”

“生死有命,怪你做什么。”

郭嘉警惕地往前了一步,见周瑜确实没有动手的意思,试探着揽住了他的肩,“公瑾真是大度之人,你说咱们生前累死累活,结果年纪轻轻就到了这地府,冤不冤哪?”

周瑜摇头,“修短命矣, 诚不足惜,承蒙伯符委以腹心,我没觉得辛苦,只是遗憾没有见到天下平定的那一天。”说完看着郭嘉玩世不恭的神情,“你又何尝不是?”

“我啊……”郭嘉正欲感叹一番,见周瑜的眼睛盯着他身后一动不动,转过身去,孙策就静静地在不远处站着。


这一眼似乎格外地长,周瑜感觉过了很久很久,孙策才走过来说,“别来无恙。”

平平常常的四个字,周瑜却等了十年。他有无数的话想说,此时却一句也说不出口。

“义兄,我……”

孙策按了按周瑜的肩膀,“这十年,辛苦你了。”

周瑜向来洒脱,辛劳病痛从未让他掉泪,却被这一句话击中了心房,他忍住了泪,哽咽道,“辜负义兄重托,不敢言劳苦。”

“你做得很好了,接下来的事就交给权儿吧,我相信他。”

“义兄不怪我食言?”

“那你怪不怪我食言?”

周瑜摇头,孙策在他额头上轻轻落下一吻,“我也一样。”


眼见场面就要失控,郭嘉忍不住插了嘴,“差不多行啦,还有一大活人在这站着呢你们看不见啊。”

孙策笑道,“大活人?”

周瑜也收拾了情绪,打趣道,“早知道你在下面过得这么孤单,我就该把你家主公带下来见你。”

郭嘉气噎,瞪了周瑜半天,转过头对孙策说,“你家公瑾这么欺负人,你管不管?”

孙策笑得满面春风,“我惯得,怎么着。”

郭嘉摇了摇手中的扇子,“我这大诅咒术可是好久没用过了,不知道你弟最近过得好不好啊?”

孙策敛了笑容,“快闭嘴吧你。”

“你紧张什么,要真能用我两年前就用了……”郭嘉说完,略显不自然地把头往旁边一转,孙策知道戳了他的伤心事,赶紧道,“好吧,为了赔偿你的精神损失,昨天你输给我的钱就还你好了。”

郭嘉眼睛一亮,“真的?”

周瑜正色道,“义兄,你也学会赌博了?”

“没有,不过有人上赶着给我送钱,我不要多不合适,对不对?”

看孙策这一脸欠揍样,郭嘉有种一扇子拍他脸上的冲动,看了看一旁的周瑜,还是忍住了。


“郭叔你又把钱输光啦?”曹冲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

“是仓舒啊,来得正好,过来给叔揉揉肩。”郭嘉打不了孙策,只好调戏小孩子来解解闷。

曹冲小脸一扭,“输光了最好,看你以后还怎么赌。”

郭嘉拽着曹冲的领子把人拉到跟前,“我说主公近来怎么不给我烧纸钱了,单烧些酸不拉唧的诗文下来, 说,是不是你个兔崽子给他托的梦?”

曹冲没有挣扎,乖乖任郭嘉把他提溜过去,认真道,“我爹要知道你这样会不开心的。”

周瑜趁机补刀,“那可未必,听闻你爹在寻些强身健体的方子,想来是早把这人给忘了。”

孙策笑着说,“你们可别招他了,再招哭了谁来哄啊。”

曹冲小嘴一撇,“哼,他这么大个人了,哄他作甚。”

其实郭嘉并不是好哭之人,相反他平日里都嘻嘻哈哈,仿佛什么事情都不放在心上,唯有建安十三年曹操战败之时大醉了一次酒,喝得神智不清,逢人便哭,由此被孙策取笑至今。

但此时此刻,面对这么温馨的久别重逢的画面,他倒是真的有些想哭了。

他想,我一个人孤单倒也无妨,但愿你能看到九州平定、四海一统的那一天。所以,不要让我太早见到你。


评论(22)

热度(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