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中毒

郭嘉沉迷,本质苏粉。
送赞童子,推荐狂魔。
雷点较多,不回fo。

【曹郭】醋

吃醋和共用一根吸管喝饮料的点梗,微贾郭。贾郭二人的关系部分参考不差钱。


郭嘉一走进办公室,就觉得今天的气氛有点不太对。他拉住匆匆路过的程昱问,“这是怎么了?这么安静。”

程昱压低了声音对郭嘉道,“你怎么又迟到了?老曹正憋着一肚子气没处撒呢,你可别往枪口上撞。”

郭嘉没说话,笑着看着程昱,一副我就是撞了又怎么样的表情。看着对方的脸色阴沉起来,郭嘉赶紧补上一句,“真不是故意的,昨晚熬夜优化方案来着。他到底怎么了,又是项目的事?”

“还能有什么,对方公司空降了一个新副总裁,我们之前定的方案又被打回来了。你说这事寸不寸?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这签合同的节骨眼来。”

郭嘉眼前一黑,“合着我这些天白熬夜了?”

“恐怕是。”程昱同情地拍拍他的肩膀,“一会儿那个贾总要来考察,你把他样子记下来回家扎小人儿吧。”

郭嘉说,“老程,不是我说你,你这一把年纪了还天天看宫斗剧合适吗?”

“这是为了家庭的和谐,你懂什么!”程昱嚷嚷。

“我是没机会懂了。”郭嘉悠悠地想着,抄起笔记本往曹操办公室走。


曹操刚发了一通火,这会儿气得有些头疼,正想着该怎么跟郭嘉说方案又得改的事,就见正主笑意盈盈地出现在了办公室门口。曹操一时有点恍惚,莫不是气出幻觉来了?

正愣着神,靠在门框上的幻觉人形开了口,“曹总今天心情不太好啊。”

大热的天,郭嘉穿了一件黑色衬衫,挽起的袖口下露出细伶伶的手腕子,皮肤有些不健康的苍白。

曹操疑惑,“不是给你批了一天的假吗?上赶着当劳模?”

“没办法,天生操心的命。”郭嘉把笔记本打开,“老程都跟我说了,改就改呗,多大点事。”

曹操猛一拍桌子,“大爷的,最后一次了,能成就成,不成滚蛋。”

“老曹,你这脾气得改改。”郭嘉语重心长地说,视线仍旧盯着电脑屏幕。

曹操看他努力睁着眼睛,有些心疼,“那个什么贾总下午两点到,你跟我一起去见见?现在没什么事,先在这儿补个觉吧。”

郭嘉瞪着眼想了一会儿,抬手关上了电脑,然后两步就窜到了一旁的沙发上。嘴里嘟囔着,“现在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熬夜就困得跟吸了毒一样。”

曹操从柜子里拿出条毯子扔过去,“你看你瘦得,可不跟吸了毒似的。”


贾诩两点准时出现在公司门口时,郭嘉以为他和上午的曹操一样出现了幻觉。

这人消失了一年,如今就这么猝不及防地出现在了自己面前,郭嘉一时不知该作何反应。而贾诩则淡定得多,像是早料到会在这里见到郭嘉一样,不急不缓地走了过来。

曹操热情地跟贾诩握手,贾诩还是一贯的客气和疏离,“曹总,幸会。”

说完之后,又向一旁的郭嘉伸出了手,“老四,好久不见。”

曹操惊讶,“你们认识?”

郭嘉勉力维持着笑容,“贾总是我……师兄。”

贾诩是郭嘉大学时的直系师兄,郭嘉这个多病多灾又天性放浪的倒霉孩子,最后能以优秀毕业生的身份毕业,很大程度上是仰仗了这位师兄。贾诩是个再自我不过的人,能让他付出时间和精力的人很少,郭嘉有幸就是其中一个。

郭嘉深知这一点,所以对那点温暖格外在意,直到后来他越了线,而贾诩临阵脱逃。


郭嘉这百转千回的心思都写在脸上,曹操在一旁看得一清二楚。

曹操笑道,“既是熟人,那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文和对这个方案,或者两个公司的合作有什么建议,不妨直说。”

“曹总客气了。”贾诩开口,声音沉稳,“老四,方案是你做的?”

郭嘉点头,“我是主负责人。”

贾诩几不可察地皱了皱眉,“你退步了。”

这语气郭嘉再熟悉不过,从前他把论文交给贾诩审核,都会收到“退步了”或者“这次有进步”之类的评价,但那样的日子已经过去很久了。

郭嘉吸吸鼻子,“自然比不上三哥,但我们已经尽力了,若贾总觉得计划书不可行,就另请高明吧。”郭嘉明显地感觉到自己有些失控,坐在一旁的曹操也察觉到了,他伸手轻轻拍了拍郭嘉的背。

贾诩依然不动声色,“合作是没问题的,方案也不需要大改,我今天来还有些其他问题要和曹总商榷。”

郭嘉听懂了这意思,收拾了材料站起身,“那你们慢聊,我有点事,失陪了。”

等郭嘉出了会议室,曹操问,“不知文和还有什么事情要谈?”

贾诩合上文件夹,笑得温和,“没别的事了,今天来就是和曹总确认一下合作,顺便见一下师弟。奉孝这个人有些任性,多谢曹总照顾。”

这话听得曹操心里有些泛酸——你谢哪门子的谢,不过面上还是维持着客套的笑容,“奉孝帮了我很多,不管是工作上还是生活上,我很感激他。”

贾诩点点头,没有说话。

曹操问,“你们有什么需要单独聊吗?”

贾诩说,“算了吧,他现在情绪不太好。”

曹操心里又酸了一次——好像就你看出来他情绪不太好似的。


曹操的醋意一直延续到了下午。谈完合同,曹操作东请贾诩一行人吃饭。饭桌上一群人喝着酒,唯独郭嘉面前放了盒牛奶。其他人有心劝酒,见曹操和贾诩两个领头的没动作,也只好作罢。

郭嘉作为一个酒鬼,自是十分不满,指着牛奶盒质问曹操,“你几个意思?”

曹操拿起牛奶喝了一口,又递给郭嘉,顺便用眼睛瞟了瞟视线一直投向这边的贾诩,低声说,“就这个意思。”

郭奉孝同志这下彻底无奈了,“曹孟德,你幼不幼稚?”


评论(4)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