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中毒

郭嘉沉迷,本质苏粉。
送赞童子,推荐狂魔。
雷点较多,不回fo。

【曹郭】 竹马(外一篇)

这个私设的玩意儿居然写到了第五篇……不过这真的是最后一篇了(逃

上)  (中) (下) (续)


高考结束之后,曹操和郭嘉准备去一趟西藏。这件事他们谋划已久,车票十几天前就买了,只等解放的这一刻。

列车从西宁出发时,郭嘉兴奋得就差现场来一首青藏高原了。曹阿瞒同学看着跟猫儿一样上蹿下跳的郭嘉,略带嫌弃地想,真是中原土孩子,就见个草原而已,至于嘛。

曹操父母是做生意的,经常在各个城市之间奔波,连带着放寒暑假时的曹操也去了不少地方,所以不管是大山大海,还是人山人海,他都没少看。

跟见多识广的曹操不同,郭嘉至今为止的16年人生,除了跟曹操混在一起的时间,几乎全部奉献给了学习……和游戏。多年的跑地图经验让郭嘉练出了良好的方向辨别能力,奈何一直无处施展,所以曹操和他商量高考完做什么的时候,郭嘉第一时间想到了出去旅行。至于选择西藏,当然是文青曹阿瞒同学的主意。


风吹草低固然美,但再美的风景也有看腻的时候,郭嘉看着窗外绵延不绝的绿色和长得都差不多的牛羊,渐渐感到了无法抵抗的困意。

曹操看着他头一顿一顿跟啄木鸟似的,忍不住笑了起来,摇了摇郭嘉的胳膊,“困了就睡会儿吧。”郭嘉迷迷糊糊地嗯了一声,倒头就睡了过去。

海拔上了4000,郭嘉从浅眠中醒来,觉得有些头疼,出发前吃了曹操买的红景天,现在看来并没有什么作用。郭嘉往对面看了看,曹操没有睡,只是靠在枕头上看书。

注意到这边的动静,曹操放下书问,“醒啦?”

郭嘉伸了个懒腰,起身挪到了对面铺位上,然后又一头倒下去,把头枕在曹操胸口。车厢里有不少人,但他此时头疼越来越明显,已经顾不了这些。

卧铺空间狭窄,曹操使劲往里靠了靠,还是没多少空隙,他揉了把郭嘉的头,“你这么坐着不难受啊?”

郭嘉没说话,用手指了指他的耳朵。曹操会意,把耳机摘下来一只递给郭嘉。

清脆干净的女声从里面传来:

观看了一颗流星坠毁了/所有的人会为此而难过

抱怨这城市日光太曲折/只有日光还唱歌


郭嘉顺着耳机线牵出了那个磨损严重的iPod nano拿在手里把玩,“我第一次听这歌,还是刚上初中的时候。”

曹操说,“就是那时候你给我下的。”

郭嘉有点惊讶,“这么多年你还留着?”

曹操露出了个微不可察的笑容,“我念旧呗。”

郭嘉又闭上眼睛,把iPod握在手里,由于太过用力,手指都攥得有些发白。曹操这才觉出不对来,忙托着郭嘉的头坐起身问,“你怎么了?”

郭嘉不想动,任由曹操搬动着他,听到问话低声哼唧了一句,“头疼。”

曹操担心起来,“是不是高反啊?我拿点红景天给你。”

郭嘉有气无力地摇了摇头,“那玩意儿没用。”

“要不就吸点氧吧。”虽然车厢里有吸氧口,但曹操为了以防万一还是买了氧气袋。

“没那么脆弱,挺一下就好。”

郭嘉从小就是个怕麻烦的人,下雨不打伞降温不加衣,生病了也懒得吃药打针,曹操太了解这一点,所以没再说话,只拿大拇指轻轻地在他太阳穴上按着。

还好郭嘉的高原反应并不是很严重,除了头疼没有别的症状,等到了拉萨,海拔降到三千多,已经基本能适应了。


出了车站,两人直奔北京东路,第一次看见真实立体3D的布达拉宫出现在眼前,不仅郭嘉这个中原土孩子,连曹操都呆立了好久。

他们在街上漫无目的地乱逛,拉萨日光清透,晒在皮肤上有微微的刺痛感。逛了一会儿,郭嘉喊着渴,看见不远处有个商店,说要过去买冰棍。

曹操看着他离开的背影,突然有种时空回溯的奇异感觉。从小到记不清年龄的时候,他就这样看着郭嘉蹦蹦跳跳地走进商店,过一会就抱着冰棍、糖果或者干脆面出来,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仿佛他的世界没有一点忧愁。

电话铃声把曹操从回忆里拉了出来,屏幕上显示着一个简简单单的爱心符号。为了避免手机丢了之后被用来骗家人,曹操一直把家人的电话用符号存着,他爸的是房子,他妈妈是个爱心,还有郭嘉,是一只表情狰狞的小猫。

曹操接起电话,正准备跟家人报个平安,但在听清电话那头的话的一瞬间,觉得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凉了。

父亲出事了。


那一刻高原的风在空旷的街道上回荡,吹得经幡猎猎作响,日光依然慢悠悠地洒下来,带着普渡众生的光辉。

曹操十七年的人生里从未经历过这样的时刻,他从小就早熟,父亲的强势让他一直想要挣脱家庭的束缚。走出高考考场的时候,他以为从此便可以海阔天空了。

他以为自己已经足够强大、足够成熟、足够独自面对世界的艰险,却在这一刻被打回原形。

胃开始隐隐作痛,曹操麻木地抱着胃蹲下,他不想哭,也不想喊,他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大脑一片空白,只有母亲熟悉的声音在脑海里回荡,但是她在说什么呢?

郭嘉买完冰棍回来,就看见曹操垂着头蹲在地上。他拍了下曹操的背,“诺,冰棍,西瓜味的。”

曹操没动,郭嘉觉得奇怪,又推了他一把,“你怎么了?”曹操这才抬起头来,脸上没有一点血色,像是灰白的水泥墙。

“我爸没了。”

这句话仿佛为曹操打开了一个情绪的出口,麻木筑起的大堤瞬间被铺天盖地涌来的悲恸淹没。曹操发泄般地冲郭嘉大吼,“我爸没了!”然后再也抑制不住,嚎啕大哭。

旁边过路的人投来好奇的目光,郭嘉手里的冰棍就这么掉在了地上。出发前是曹操爸送的他们,郭嘉还记得他挥手说一路平安、早点回来的样子,怎么就没了,怎么就能没了?


郭嘉蹲下去抱住曹操,用手拍着他的背,轻声说,“没事,有我在呢,咱们现在买票回去。”

感觉到曹操渐渐平静下来,郭嘉站起身,伸手想拉起他。拉了一下没拉起来,郭嘉又用双手撑着曹操胳膊,对方还是一动不动。

“走啊!你蹲在这里能干什么!”郭嘉也吼了出来,声音里带着隐约的哭腔。

曹操这才如梦初醒一般,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身体向后歪了一下,郭嘉连忙扶住他。

于是,到达拉萨还不到半天,他们就踏上了归途。连订好的火车票都来不及退,两人直接买了回家的机票。

从拉萨到洛阳,不到两个小时。人一生中有无数个两个小时,它们就像是时间长河里的一个个小泡沫,转瞬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可从来没有哪个时候,让曹操觉得这么难熬。

郭嘉一路上都握着他的手,曹操的手冰凉,郭嘉试图把自己的温度传递给他,但还是徒劳。他把头靠在曹操肩上,低声呓语,像是说给曹操,又像是说给自己。

“人啊,生来就是孤独的……”郭嘉把曹操的手握得更紧了一点,“所有你爱的,你在乎的,你拥有的,最后都会失去。”

郭嘉并不喜欢曹操的文青范儿,却不知不觉也学会了这些酸唧唧的话。

“人不就是这么一回事么……”他摩挲着曹操中指的茧子,“你会死,我也会死,谁都会死,但是活着的时候就要好好活,还有那么多事等着我们做呢。”

“不管怎么样,有我陪着你。”

郭嘉轻柔而坚定的话让曹操的心陷入一片巨大的柔软之中,却又在这柔软里生出力量来。那句话怎么说来着,爱上的一个人的感觉,就像是突然有了软肋,又有了盔甲。

曹操看了看郭嘉红得跟兔子一样的眼睛,像从前无数次那样,伸手揉了把他的脑袋。郭嘉的头发细软,一点也不扎手。

曹操忍着鼻酸,闷声说,“废话真多。”

郭嘉哼哼,“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了……”,然后再次把头靠在曹操肩上,闭上眼不再说话,却感觉自己握着的手渐渐有了温度。

人生来就是孤独的,但从那个时候起他们就知道,以后无论面对什么,他们都不再是孤身一人。

——————————

就是想写一下失去,失去父亲,失去郭嘉,失去所有在乎的人,大抵都是如此。

对了,这篇里小时候的郭嘉大概就这样,曹总暂时没找到合适的。



评论(7)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