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中毒

郭嘉沉迷,本质苏粉。
送赞童子,推荐狂魔。
雷点较多,不回fo。

【曹郭】 竹马(续)

儿童节快乐喵。一篇写成四篇我也是够了……

上)  (中) (下)


——甜蜜的笑,哭泣时的拥抱。


小学升初中,曹操和郭嘉也从混世魔王无缝衔接到了叛逆少年。青春期男孩子的叛逆方式,无非抽烟,喝酒,烫头,打架,泡妞,这两人当然也不例外,除了泡妞。

郭嘉向来对女孩子没什么兴趣,小时候一个班的女生就没有没被他弄哭过的,上初中之后又一头扎进了游戏的海洋。相比之下曹操的爱好就高级多了,他不打游戏不上网,除了打架以外最大的爱好就是——写诗。

曹孟德同学虽然长着一张混世魔王脸,内心深处却是个不折不扣的文艺青年。所以无数个逃掉自习课的夜晚,郭嘉斗志昂扬地打着游戏的时候,曹操就坐在旁边一脸忧郁地喝酒写诗。

通常的情况是这样的:

郭嘉激战正酣,手不得闲,眼睛紧盯着屏幕喊,“老曹,给我拿瓶水。”

曹操飘渺的声音从旁边传来,“水……岁月易逝,一滴不剩,水滴中有一匹马儿一命归天……“

郭嘉想,得,又写入迷了。


曹操对郭嘉热爱在游戏里打打杀杀一事非常不以为然,相比于这种虚无的快感,他更宁愿实战。事实上,他也的确经常参与线下肉搏活动,其中最长情的对象就是袁绍。

曹操和袁绍约架,一直从幼儿园约到了中学。袁少爷从小就马仔众多,曹操起初是个光杆司令,后来也凭借稳准狠的打架风格收了一帮小弟。这伙社会不稳定分子闲了没事干嘛?打架呗。

这种群体性斗殴,曹操从来不让郭嘉参加。自从被袁绍叫了猫儿又嘲笑一番之后,郭嘉也对打架这事失去了兴趣。

所以曹操被敲破脑袋的时候,郭嘉还一无所知地在打着游戏。当消息从校医院传到班主任再传到班长陈群那里时,郭嘉才接到了通知。

有那么一瞬间郭嘉脑子是木的,甚至反应不过来人还没醒是个什么概念。他凭着本能往校医院跑,一路上恐慌的心情越来越放大。

跑到病房门口,一看曹操正靠在病床上玩手机,看见他还伸手打了个招呼。郭嘉突然觉得腿软,“咣”地一下跪了下去。

这下倒把曹操吓一跳,连忙下床扶起了郭嘉,还不忘打趣,“你这是怎么了?离过年还有几个月呢。”

郭嘉缓了缓,一拳砸在曹操背上,发泄般地大吼,“我他妈还以为你死了!”

曹操摸了摸头上的绷带,“哪那么容易死啊,就是皮外伤。”

郭嘉不说话,死死地咬着嘴唇,豆大的泪珠就这么一颗颗地滚了下来。

那时候曹操还体会不到郭嘉的心情,直到多年后,他送郭嘉去医院的路上,才明白郭嘉当时为什么会哭成那样。


工作没几年,曹操就决定辞职创业,郭嘉不久后也辞职加入了他的公司。曹操继承了家族的商业基因,天生就是块做生意的料,再加上有郭嘉这么个得力搭档,生意做得可谓是风生水起。

曹操三十九岁那年,公司顺利上市,他的名字也开始频繁出现在“20xx年中国上市公司最年轻的董事长TOP50”之类的名单上。所谓功成名就,大抵如此。

然而在公司上市的第二年,郭嘉就生了一场大病。

他原本就是工作起来不要命的人,公司上市之后更加没日没夜地连轴转,终于,在一次开例会的时候,突然晕倒在了会议室里。

那一刻曹操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慌,他想,可以失去一切,但不能失去这个人。

郭嘉这一病,就在医院住了好几个月,突然多了这么多无所事事的时间,无聊之下只好拿平板玩起了游戏。他已经多年不玩游戏了,这一玩倒忆起了些往事。

郭嘉对曹操说,“我记得你以前爱写诗,我打游戏的时候你就在旁边写诗,跟老僧入定似的,怎么叫都不答应。”

曹操说,“我就是懒得搭理你,不过说起来,那时候写的诗我现在还记得。”

“写的什么?背一首我听听。”

“咳,”曹操清清嗓子,开始声情并茂地朗诵:“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郭嘉笑起来,“你风格还挺多变的嘛,我记得你以前写的是现代诗。”

“古体诗我也写,但没给你看过。”

“为什么?”

“因为……是写给你的。”


出院那天,刚好是郭嘉的生日,本来一群朋友要给郭嘉庆生顺便恭喜他出院,但让曹操给挡了。

这一天他只想两个人一起度过。

郭嘉闭着眼睛许愿,曹操看着烛光掩映下他的脸,明明眼角已经开始长皱纹,但还是奇异地给人少年般的感觉。

他总是干净纯粹、意气风发,像是不会老去一样。

蜡烛熄灭,室内陷入一片寂静的黑暗,曹操轻声说:

“奉孝,三十九岁生日快乐。”

—————————

好像是第二次用三十九岁这个梗了,不要打我。

那句诗出自《以梦为马》

再次定时发送

评论(13)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