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中毒

郭嘉沉迷,本质苏粉。
送赞童子,推荐狂魔。
雷点较多,不回fo。

【曹郭】 竹马(下)

(上)  (中)


曹操第一次收情书是在初中。

初中可能是曹操长得最好看的一段时期,脱去了小时候的蛮气,又还没有到疯狂长胡子的时候,白白净净,英俊帅气。

于是,开学不久,曹阿瞒同学就收到了人生中第一封情书。

郭嘉向来眼尖,特别是在曹操的事情上。学习委员向曹操座位走去时,郭嘉就注意到了,女孩儿低着头把手上的东西递给曹操,郭嘉在后方眯起了眼。

放学路上,郭嘉故作随意地问,“今天学习委员给你什么啊?”

曹操语气含糊,“好像是情书吧,我没细看。”

郭嘉说,“骗鬼呢,你数学课的时候拿出来看了好几次。”

曹操说,“嘿,你不好好上课,成天观察我干嘛?”

“谁让你坐我前面,我看黑板都绕不过你,”郭嘉拿手肘撞了一下曹操,“别转移话题。”

曹操说,“咳,就是第一次收到情书有点激动,我真的对她没意思,长得还没你好看……”

“那要是班花写的呢?”郭嘉不依不饶。

“郭奉孝,你今天怎么这么烦人?”

“正面回答问题!”

“她也没你好看。”

“我认真的。”曹操又补上一句。


中学时期,男孩子之间流传最多的,除了学习委员的作业,就是某些不可言说的圆盘状物体。

曹操作为一个血气方刚的少年,自然也抵挡不了诱惑,趁着爸妈出差不在家,拿出藏了很久的一张光盘准备和郭嘉一起观摩。

曹操把光盘放进碟机里,忐忑又神圣地按下了播放键。画面放了十分钟,曹操觉得有点不对劲,这tm怎么好像是俩男的啊。曹操正欲和郭嘉抱怨,转头一看,他已经趴在沙发上睡着了。

“这傻孩子……”曹操心里感叹着,拿起毯子给郭嘉盖上,犹豫了几秒,还是继续看了下去。

“几点了?”快看完的时候,身边传来郭嘉迷迷糊糊的声音,曹操转过头,看见他眼神迷蒙,宽大的T恤被扯得歪歪扭扭,露出大片光洁的皮肤。

曹操忽然觉得有点热,迅速按了遥控器的关机键,对郭嘉说,“十一点了,咱们快睡吧,明天还得上学。”


很长一段时间里,两个少年一直都心照不宣地保持着这种亲密关系,不避讳,也不说破,光明正大地表达对彼此的关心和在意。

直到曹操偷偷亲了郭嘉的那个夜晚。

那个画面曹操曾经幻想过无数次,虽然最后实施起来并没有多浪漫,但意义重大——郭小嘉和曹小瞒二十年的友谊终于走到了尽头,爱情开始了。

一切看起来似乎和之前没有什么不同,但又确实发生了一些改变。

看着窗外皎洁的月色,曹操拿起手机给郭嘉发去一条短信:这周末去我家吧,我有些珍藏多年的学习资料要跟你分享。

于是,大学期间的很多个周末,两人都是在观摩和实践学习资料中度过的。


毕业之后,曹操和郭嘉工作的地点离得不远,所以决定一起租房子住。搬完家的那天晚上,两人做完运动之后并排躺在床上看天花板。

郭嘉说,“要是你妈,还有我妈,知道咱俩搞在一起了,得多伤心啊。”

曹操伸出胳膊搂住郭嘉肩膀,“我妈那么喜欢你,郭阿姨也喜欢我,能白捡一儿子,有什么好伤心的。”

“可是就没有孙子了……”

“没有就没有,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必须要有的东西。”

郭嘉抬手捂住眼睛,没有说话。

曹操问,“你后悔了?”

“没有,我就是有点……”

“别怕,”曹操捏了捏郭嘉的肩膀,“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只要我们还在一起。”


他们在一起太久,彼此的存在就像是空气一般自然,以至于很少说出什么承诺的话来。这是郭嘉第一次听曹操说,“只要我们还在一起”。

郭嘉握住曹操的手,说,“我妈说,咱俩刚认识的时候,谁看谁都不顺眼,成天地打架。”

曹操说,“那时候你长得跟个小姑娘似的,我都懒得理你,结果你非要跟我打架,我就想,这孩子怎么这么欠揍呢。”

“结果到现在你也没揍过我。”郭嘉扬起笑脸。

“是啊,你幸亏是遇上了我,要不早被揍八百遍了。”

“我知道,谢谢你。”

曹操抬手揉了把郭嘉的脑袋,“谢什么?”

“谢谢你喜欢我。”

“嗯,我也是。”

——————

在最近的刀子雨中不管不顾地甜着的我。

其实还想继续写但上中下都用完了呜呜。

——来自定时发送

评论(12)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