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中毒

郭嘉沉迷,本质苏粉。
送赞童子,推荐狂魔。
雷点较多,不回fo。

火凤奉孝外传里的贾诩郭嘉(上)

算是从火凤的奉孝外传里抠出来的一些贾郭粮,没找到电子版,手打的,其实我原本是冲华郭去的(


郭嘉还记得第一次跟贾诩见面,是在老人府第的后院。

那天,郭嘉捧起从灶房拿来的厨余打算喂养黑鸦,却发现他们竟然不在窗边。他循鸦啼声寻去,却看到它们都聚在后院,嘎嘎乱叫。

而一个身材高大的深衣男人,正蹲坐鸦群之中。

“你猜,你的朋友们会先啄向那一方?”贾诩紧盯鸦群动向,从怀中摸出银两,“十两,赌不赌?”

“乌鸦。”郭嘉道。

“喔?”贾诩终于因着郭嘉的答案而移开视线,紧盯对方,“为什么?”

“因为……”郭嘉淡然道,“同类相残,是兽性,也是人性,是根植于生物身体深处的本能驱动。”

“啧……”贾诩搔搔头,把十两收回衣袖里,无奈望向地上鸦群,“……选的都一样,没得赌了。”


“知音者稀,难得遇上同道中人,来来来,咱们一边喝酒,一边交换身世。”

“抱歉,我体弱多病,从不喝酒……”

从那天开始,郭嘉就跟贾诩成为知己。


那天晚上,郭嘉为老人侍奉送葬,亲自掘土下棺。

“让我来吧。”贾诩道,“你的身体……”

郭嘉汗出如浆,不发一言,仍旧坚持专注完成他必须完成的事情。

“老弟,你先,还是……”贾诩抬头忘无边黑暗。

“你先吧。”郭嘉放在铲子,拭去汗水。

“要是我的方法行不通,就由你来接手吧。”贾诩撒下最后一叠纸钱。


翌日,贾诩收拾细软,在老人坟前叩头拜别。

“你真的不跟我一起走?”贾诩站在门槛,“老师已经不在了,你独自留在这里……”

“祝你成功。”郭嘉朝贾诩抱拳,由衷祝福。

“临别在即……”贾诩忽然想起什么,回头道,“能送我一个日期么?”

“什么日期?”

“老弟你出山的日期。”贾诩似是猜到郭嘉心事,朝郭嘉眨了眨眼睛。

“哈哈。”郭嘉头也不回,转身离去。


刚进水镜府的贾诩,终于腾出时间跟郭嘉聚旧详谈。他来到郭嘉的房间外,还没敲门,已经嗅到里面浓烈的气味。

那是一股……药材跟腐病之气混合的独特气味。一股只属于郭嘉才有的气味。

贾诩记得,服药多年,郭嘉的呼吸也早已有了药材的气味。


水镜府里几乎每一处都窗明几净,房舍清亮,唯独郭嘉的房间阴暗潮湿,密不透光。贾诩揉了揉眼睛,暗忖:这一直像鸦般冷眼旁观的老弟,心思其实比谁都澄明。


“老弟你对我的能力没有信心吗?”贾诩紧盯郭嘉。

“人是最拿不准的东西,比起鸦狼老虎更加说不准。”郭嘉指尖摁向鸟喙最尖锐处,“我只对你以外的那些人没有信心而已。”


离去前整整半年,贾诩每日都代替华佗照料郭嘉,跟郭嘉探讨天下瞬息万变的局势。

“老弟——”贾诩推门,却见郭嘉正在案头写信。

郭嘉看见手持包袱的贾诩,轻轻放在毛笔,“……时候到了?”

“怎么这阵子每次来找你,你都在写信?”贾诩斜睨郭嘉以纸镇压住的笺纸,凑近道。

“往来甚密,是男的?还是女的?是不是你的……”

“哈哈。”

“……还是,我也认识的?”贾诩双手负后,端详郭嘉表情。

郭嘉轻咳一声,不置可否。

贾诩饶有深意地盯了郭嘉一眼,不再深究,踱到窗边。


“这次……还是我先?”贾诩道。

“不然呢?”郭嘉淡然一笑。

“天时、地利、人和俱已齐备……”贾诩随手捡起窗边米粒,张手引鸦。“老弟你真的不随我下山,看看你师哥如何大显身手?”

嘎嘎嘎……未几,鸦群拍翼而至,朝贾诩手心试探啄食。

这该是最后一次两人一起喂鸦,闲话家常了吧。

“老兄……”郭嘉好整以暇,良久,才朝贾诩淡然一笑,“……祝你成功。”

贾诩撒下手里米粒,拍拍双手,转身离去。

浮云聚散,从不停留。贾诩轻轻吁了口气。为什么道既相同,亦相为谋,却不能为伍?

“老兄……”

贾诩在走廊外逆光回头,远远凝视整个人落在阴影里轻声咳嗽的师弟。  

(未完)


评论(2)

热度(46)

  1. 楼徙人间中毒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脑洞拾遗
  2. 三四-饥饿中人间中毒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