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中毒

郭嘉沉迷,本质苏粉。
送赞童子,推荐狂魔。
雷点较多,不回fo。

【曹郭】昨夜春风

#老流氓遇上小流氓2.0 试着开开车


郭嘉是个适应力很强的人,当然,仅指心理。

对于初次见面就喝醉还睡在了人家家里这种事情,郭嘉显然适应良好,第二天一早还坦然自若地跟曹操打招呼,“多谢主公的美酒。”

曹操回想起自己昨晚的想入非非有点尴尬,“咳,那什么,你睡得还好吗?”

“好啊——司空府的床可比我那软多了。”郭嘉伸了个懒腰,袖子顺势滑落,露出一小截光滑的手臂。

说罢又慢悠悠地问曹操,“主公是不是没睡好啊?我听见您说梦话了。”

曹操有点心虚,“哦?我说什么了?”

郭嘉想了想,“主公似乎是在读孟子,一直说什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郭嘉往曹操跟前凑了凑,低声说,“您梦见什么了?”

曹操感觉自己此刻的表情一定非常僵硬,强装镇定道,“可能是梦见孟老夫子了,哈哈,哈哈。”

郭嘉嘴角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主公如此勤学精进,实乃我等之楷模。”

直到郭嘉离开半晌,曹操才反应过来,自己是不是被这小子给耍了。且不说自己向来没有说梦话的习惯,就算有,怎么会好端端地背起孟子来。

思及此处,曹操有点忿懑,向来都是我曹某人调戏别人,看来郭嘉这小子得好好收拾收拾。


于是郭嘉就被曹操收拾到床上去了。

那是一个月明星稀的夜晚,曹操故技重施,搬出五坛好酒,跟郭嘉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五坛下去,郭嘉眼神晶亮,毫无醉意,曹操心中疑惑,“奉孝你近日酒量大涨啊……”

郭嘉看着曹操,一脸云淡风轻,“主公,其实我上次也没醉。”

曹操愣了几秒,随即反应过来,面色复杂地看着郭嘉,“我还当你羊入虎口,原来我才是那只羊?”

郭嘉嗤嗤地笑了起来,“主公后悔了?”

曹操摇摇头,“不,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


夜深人静,月光透过窗户洒进屋里,照在相互交叠的两人身上。郭嘉闭着眼睛伏在曹操胸膛上细细喘息,良久,像是自言自语一般地低声说,“孟德啊,你大概是第一个让我这么感兴趣的人。”

曹操不语,用手轻轻理着郭嘉的头发。

郭嘉叹了口气,“原以为可以无牵无挂逍遥自在地过一辈子,没想到还是栽在了你手里。”说完往前一探,轻轻咬在了曹操脖子上。

————————————

果然还是没开起来。



评论(5)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