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中毒

郭嘉沉迷,本质苏粉。
送赞童子,推荐狂魔。
雷点较多,不回fo。

今天才看到这篇著名的十二旒

作者:螣蛇土灰

作者大大是曹郭本命,有两篇曹郭,大满足!

贴第一篇的一段,最戳我的曹郭死别描写之一:

几年后郭嘉睡在易州的病床上昏昏沉沉,想到曹操那张难看的老脸还会红就浑身冒冷汗。他严重水土不服,把能吐的全吐了,剩下的全拉了。全身的毒都排尽了,也吃不下饭喝不进水。  
曹操硬下心把他撇在这里打仗去,临走的前夜像是有不祥的预感,他觉得自己的感情脆弱得像冰凉的薄绸。曹操把药端到跟前,他掩鼻想吐,曹操皱眉。郭嘉说,你让我想起了父亲。小时候生病都是父亲照顾的。抱抱我吧。  
曹操帮他把药汁灌下去,装作很不高兴的样子:“我有那么老嘛。”其实谁都知道“像父亲”只是个借口,两个从来不虚伪的人都在合伙掩盖一个残酷的事实。  

曹操脱了外袍爬上床,那情状似乎是要与他抵足而眠。“我们也学光武帝和严子陵罢。”郭嘉把他的头拽过来,力道微小却心意坚决:“我才不要闻你的脚丫子!”  

两个人躺在被窝里都没敢动,曹操绞尽脑汁想话题,终于说:“你父亲对你怎样?我一看到丕儿只想揍他!”  
郭嘉冷笑,你也就对曹丕是这样了,其他的儿子你要么不稀得揍,要么不舍得揍。谁像你,生育能力那么强,打死一个还有很多。  
说完了他才想到曹昂,后悔不迭。他主动伸出胳臂,以示歉意。  

曹操终于抱住了他,搂得紧紧的。郭嘉的身子像冬眠的蛇,瘦得快没了。他的心跳和呼吸那么微弱,冰凉的额头倚在他宽阔的胸膛上。  

很快曹操发现自己的身体很无耻地亢奋起来。他在心中把严子陵十八代骂了个遍,又从光武帝骂到刘协,最后又回溯到刘邦刘彻刘欣,这才压制下去。  
其实郭嘉感觉到了,但他没有吭声,也没有动弹。就这样很久,曹操以为他睡着了,也就将这个姿势保持了一夜。  

那一夜,两个人一分一秒都没睡着。只因郭嘉的弱质和曹操的弱智,他们心底的情感默默流过了十一年,一直流到今夜,仍是无声。  

第二天早上,郭嘉觉得自己应该醒了,就睁开了眼。随后曹操也睁开眼睛表示自己醒了。郭嘉停留在他怀里,想对曹操说一句话,同时曹操也张口,郭嘉让他先说。  

“那个,我尿急。

郭嘉活生生把话咽了回去,目送他离开。最后他强撑着去送他,解下自己青色的袍子交到曹操手中。“就当作是嘉也随主公一同出征了罢!”曹操二话没说,解下自己血红的袍子裹住他纤弱的病体。士卒们被这狗血的一幕惊得哇哇吐,心说不愧是他们的主公主母,好样的!有一股热流在他们全身上下乱窜,顿时内息大乱。他们不知道,这就叫做“萌”。  

曹操心里在咆哮,你一定等我回来。  
郭嘉心里在尖叫,我一定等你回来。  

这恶仗足足打了几个月,曹操恨不能立刻回去看到郭嘉,却总在率领军队往反方向跑。他想他是的的确确毫无疑问是爱上郭嘉了,也是的的确确毫无疑问快要发疯了。  

郭嘉比他醒悟得早,所以弥留之际一直在悔恨没有说出口。也许是他太骄傲了,他的心已经习惯了孤独;也许是他早已预料到自己的早夭,他俩的情逃不脱阴阳两隔的宿命。只是这离别来得太快,他本以为自己怎么也能拖到南征荆州!最后他安慰自己,这样不是挺好么?说出口又能怎样,被压的那个肯定是自己,绝无讨价还价的余地。  

曹操回来,下定决心要问个明白,就算郭嘉不喜欢他他也认了,不能一辈子窝囊到底。他冲进宅子,看到两个小兵守在门口,问郭祭酒在哪儿?小兵指指里面,卧室呢。  

曹操就穿着那件青色的袍子,他不信郭嘉就把他当父亲或是兄长看待。他来到床边,郭嘉像是睡着了。他几天没吃东西,早已没有东西可吐。他死得干干净净,正如他骄傲的心所希望的那样。  
洒扫庭院的小兵很快听到里面杀猪版的嚎啕,连忙跑进屋看,看了以后呆在那里,然后默默地退了出来。  

郭嘉临死前只觉得自己亏欠曹操的情,他抛下他独享清净去了。他们一辈子说过那么多废话,那一句最重要的却被他遗落在人间。如果他还有机会再对曹操说一句话——确切地说,只要四个字就好。  

“孟德保重。”他想,还是这句罢。  

曹操也觉得自己亏欠了郭嘉,亏欠了他整整一条命。他不该带他到这鬼地方来,于是这负罪感伴随了他一生一世。  

曹操把郭嘉抱了整整一夜,那身子渐渐冰凉僵硬,曹操又去把他捂暖,却捂不暖他自己冰冷的心。他从未觉得如此孤单,就连曹昂死的时候也没有过。  

第二天清晨,士卒颤颤巍巍地进屋问,是要处理一下呢还是您继续抱着。曹操低头俯身把郭嘉放平,这才发现郭嘉手里紧紧攥着一团东西——那件血红的袍子。  

入殓的时候曹操把那团血红展开,平整地裹在郭嘉身上。这是第二次,也是最后一次。  

十几年后曹操临终前为自己准备了一个箱子,里面没一件新制的衣物,都是平时穿过的。其中有一件旧袍子,色如青青嘉木。当年见他穿过的人大都已不在人世,几乎没人说得清它的来历。  

评论(1)

热度(32)